青海快3走势图连线|青海快3开奖记录

首頁 > 新聞 > 正文

劉世錦:從吃肥肉到啃硬骨頭 中國模式怎么變?

時間:2019-03-17 18:04

來源:經濟觀察報

評論(0

歷史總被怎樣一種力量推動?究竟我們處在何種經濟增長態勢之中,怎樣明辨時局?

走過“跌宕起伏”的2018戊戌年,撲面而來的2019己亥年,會有多少“驚濤駭浪”?今年前兩個月的短期經濟數據有所波動,尤其2月貿易數據出現“失速”;其超出預期了嗎?

如何行穩致遠?洞悉結構性變化與經濟運行規律,方能發現增長新動能之源。

“如果說過去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長是‘吃肥肉’,進入中速平臺后的高質量發展則是‘啃硬骨頭’,增長的難度非同以往,必須明確,高質量發展也是高難度增長。”3月11日,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世錦說。

在劉世錦的“字典”里,有“中速增長”、“新均衡點”也有“觸底”等字樣;與其對話,我們讀到“增速合理”、“五大增長來源”、“高標準市場經濟”等關鍵詞,也讀出了中國可能的潛在增長率……

這些是中國經濟增長應該有的模樣或模式嗎?且聽他娓娓道來。

“把脈”真相

經濟觀察報:剛剛過去的2018年之宏觀與微觀市場表現,也許可以用“意外”等關鍵詞去描述;2019年,您如何看目前的中國經濟形勢?有人說經濟主旋律仍是“平穩下行”,2019年開年,短期經濟數據亦出現了一些波動,這是預期之中的嗎?

劉世錦:的確,2018年的中國經濟,有諸多出乎意料之事,如中美貿易摩擦、民營經濟預期不穩等,但經濟增長進程尚在預期之中,包括今年前兩個月的經濟數據表現。

目前情況來看,2019年經濟仍有一定的下行空間。根據我們的分析模型預測,經濟在年中“觸底”企穩,下半年反彈,但增長平臺的重心會有所下移。盡管如此,今明兩年經濟增速仍會保持在6%以上。

從我們一直采用的經濟增長階段轉換角度看,2010年一季度開始的增速回落,到2016年三季度開始觸底,逐步進入了中速增長平臺。根據可借鑒的國際經驗和我國實際,中速平臺上的增長速度有很大可能穩定在5-6%之間,也可能是5%左右。

從過去兩年多的情況看,構成高增長重要來源的基建和房地產投資的歷史需求峰值已過,在增速回落的過程,仍在尋找與中速增長相適應的新均衡點。找到均衡點后,整個經濟的中速增長平臺才能基本穩下來,進入一個較長時間的穩定增長期。

經濟觀察報:那么,高質量發展的定義與內涵是什么?

劉世錦:當然,進入中速增長階段后,潛在增長率下降,如果繼續實行GDP掛帥,問題就會突出起來。

按照十九大提出的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在增長目標及其實現機制上要有相應調整。高質量發展并非一個抽象概念,可以體現為由一組指標構成的指標體系。其中具有標志性的就業,還可以包括風險防控(杠桿率)、企業盈利、居民收入增長、財政收入增長、資源環境可持續性等指標。

如果高質量發展的指標體系處在一種適宜狀態,與之相對應的增長速度,就是一個合適的速度。事實上,短期內與高質量指標體系相適應的增長速度,從中長期上看也可爭取到的高的增長速度,因為避免了大起大落,有效利用了增長潛能和機會。

經濟觀察報:該怎樣定義合理的增長率或增長速度?我們面臨哪些挑戰?

劉世錦:潛在增長率一定程度上是一種理想狀態。經濟學上將潛在增長率解釋為資源得到充分或最大化利用后的增長率。有觀點主張實現充分就業的增長率就是潛在增長率。

據此,現實中將會看到兩種情形,可實現的和不可實現的潛在增長率。前者指可利用的技術和資源配置方法都得到利用;后者則指由于體制政策和其他原因,至少部分可利用的技術和資源配置方式未能得到利用。可以將前者理解為真實意義上的潛在增長率,而后者則可稱其為“可及增長率”,也就是可實現的潛在增長率。再加上實際增長率,我們就有了三種增長率概念。

所謂提高經濟增長效率,就是要縮小乃至消除三種增長率之間的差距,使實際增長率等于潛在增長率。對可及增長率與潛在增長率之間的差距,可稱之為差距1,縮小這一差距主要依賴于體制變革和結構性政策實施;而可及增長率與實際增長率之間的差距,可稱之為差距2,主要通過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等宏觀經濟政策加以調整。

我認為,中國現階段面臨的挑戰是,潛在增長率正在合乎規律的下降,與此同時,差距1依然存在,有時候還在擴大;差距2表現為所謂“產出缺口”,既可以是正的,實際增長率大于可及增長率,也可以是負的,實際增長率小于可及增長率。由于高增長的訴求強烈,實際增長率低于潛在增長率的情況并不是多數。通過深化改革縮小差距1的呼聲始終存在,有時相當高漲,但往往難以落地。相反,通過放松宏觀政策使實際增長率到達抑或超過可及增長率的呼聲,容易得到響應。于是經常會看到縮小差距2掩蓋或替代縮小差距1的傾向。

經濟觀察報:問題是,有學者建言當前迫在眉睫的問題是遏制經濟增速的進一步下滑……為此,中國有必要執行擴張性的財政政策、以及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事實上,宏觀政策方面,我們可能在進一步放松;諸如,股市近期的向好或提振;請問,這種發展態勢是可持續的嗎?宏觀政策空間有多大?

劉世錦:回到當下的政策選擇,盡管表述方式不一,放松宏觀政策的呼聲再次響亮起來。一段時間以來,對降杠桿問題存有爭議。降杠桿不可能一蹴而就,對其長期性、復雜性要有足夠估計。但杠桿率過高依然是不爭的事實,在穩杠桿的基礎上將杠桿率降低合適水平的目標不能放棄。必須明確,過松的宏觀政策并不能改變潛在增長率。

“對癥下藥”

經濟觀察報:怎么挖掘新動能?切換至當下的現實,短、中、長期來看,中國分別應該解決的迫切問題是什么?新動能的增長來源是什么?

劉世錦:由于中國經濟規模已經很大,即使保持5-6%的增長速度,每年經濟的新增量依然位居全球前列。支撐這樣的新增量并非易事。擴大并穩定中速而高質量發展的增長來源,將是一個重要挑戰。我認為,在今后較長一個時期,中速平臺上高質量發展大體上有五個方面的增長來源。

編輯:趙凡

0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人參與 | 0條評論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中國水網/中國固廢網/中國大氣網“的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表、音頻視頻等,版權均屬E20環境平臺所有,如有轉載,請注明來源和作者。E20環境平臺保留責任追究的權利。
媒體合作請聯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email protected]

青海快3走势图连线 三连肖五连肖规律 二八杠棋牌游戏平台 今天晚开的什么特马 小说 德州扑克专业版手机版 弹珠赚钱 11选5走势图安徽时时 时时彩反倍投怎么也死 飞禽走兽单机游戏下载 短信验证领58彩金 安徽体彩十一选5一定牛